APEC富权:蔡英文与宋楚瑜进行一场政治交易蔡英文与宋楚瑜进行一场政治交易 不管北京是持甚幺样的态度及是否会实施「封杀」或「消极抵制」手段,也不管国民党是如何的冷嘲热讽,蔡英文要委任宋楚瑜作其代表出席秘鲁利马「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确实是一着「奇招」:一来是要以声称承认「九二共识的宋楚瑜,来反制北京对她不承认「九二共识」而採取的「制裁措施」;二来是要利用与北京关係较为密切,而且还是在「太阳花学运」爆发后,习近平首位接见的台湾政治人物的宋楚瑜,来突破北京压缩民进党政权参与国际组织活动的空间的「重围」,并令北京陷于尴尬境地;三来是要进一步分裂在连续两次选举活动后,台湾地区本来就已经苟延残喘的所谓「泛蓝阵营」,以巩固及扩大民进党得以实现长期政治愿景的政治和组织基础。 
 澳门新华澳报14日发表富权的文章说,蔡英文的这些意图,几乎已经成为台湾地区多数政治人物及社会舆论程度不同的共识。但可能还未意识到,其实在这个决策的背后,可能还关联到一个骯髒的「政治交易」,而且还与当前民进党政权正在闹得风风火火的清剿国民党「不当党产」密切相关。 
 实际上,过去台湾地区曾经流传着一个政治口头语,就是「民进党是吃李登辉的奶水长大的」。而在向民进党「供应奶水」的操作中,宋楚瑜曾经扮演了颇为重要的角色。而宋楚瑜的「兴票案」,其资金来源也是国民党的「不当党产」。倘民进党政权真的「追查」下来,李登辉和宋楚瑜都将会「吃不了兜着走」,而且还将会形成「迴力标效应」,打在民进党的身上,让曾经吃过李登辉「奶水」的民进党精英人物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严重地挫伤民进党政权「清查不当党产」的正当性。正因为如此,就曾有人质问,为何不追查李登辉及宋楚瑜在国民党攉取「不当党产」过程中的责任?也有知情者声言,将会在适当的时候,揭发曾经接受李登辉以「不当党产」资助的民进党人的事实,及宋楚瑜在此中所扮演的角色。 
 「民进党是吃李登辉的奶水长大的」说法,不无道理。这除其中所指最主要的是李登辉在政治上暗中支持和协助民进党,使得民进党得以在解除「戒严」前后,快速成长,一路「攻城掠地」,不但获取许多「国代」、立委和县市议员议席,以及一举拿下三分之二以上的县市长席位,让民进党完成「地方包围中央」的最后部署,终在二零零零年实现首次「政党轮替」,夺取「中央」执政权。其中包括后来成为民进党骨干人的郑文灿、林佳龙,马永成、颜万进、锺嘉滨、陈俊麟、李文忠、赖劲麟、郭正亮、罗文嘉、沈发惠、段宜康等发起或参与的「野百合学运」,「迫使」李登辉同意废除「刑法一百条」,使得一大批「台独」分子和反对国民党政权的政治人物免除「刑法」惩处,因而可以名正言顺地进行「台独」及反政府的活动,其「队伍」也迅速扩大;还「迫使」李登辉召开并主持「国是会议」,完成「修宪」部署,透过设立总统直选机制,废除「万年国代、立委等措施,让民进党的政治精英得以迅速壮大,并籍此先后两度夺取中央执政权,而且后一次「政党轮替」还可能会导致民进党长期执政。因此后来有人怀疑,「野百合学运」实质上是李登辉与民进党的青年精英的一场「合谋」,是借其之力来实现自己篡改台湾政制,以为实现自己的「台独」梦」打好政治基础,至少也是怀有同样政治追求的两造人马「一拍即合」的皆大欢喜结果。
 至于在经济财政上「餵民进党奶水」,则主要有两场「交易」。其一是在蒋经国逝世后,先后以合法或不正当手段获取总统和国民党主席职务的李登辉,运用国民党「不当党产」,以各种名义暗中资助民进党的檯面人物。其二是当许信良当选民进党主席当晚,「夜奔敌营」要求与他行政治交易,以民进党不阻挠李登辉修宪,换取国民党党团也不阻扰立法院通过「政党选举补助费条例」法案,使得民进党每年都可拥有一笔相当可观的选举补助金,在「政党选举补助费条例」实施的当年,就可偿还所有债务,并将民进党总部迁到办公条件较佳的华山商务大楼。也是凭着每年的选举补助金,可以大幅提高党工的薪金待遇,缩短与市场同类工种薪资的差距,使他们可以无后顾之忧地为民进党工作。 
 因此,就曾有国民党人声称,倘民进党政权继续以「清查不当党产」之名追杀国民党,不排除公开资料,指证有那些民进党领袖是从李登辉手中领取由「不当党产」支应的资助款项的。正因为如此,使得「党产会」提高警觉,在举行「不当党产」公听会时,只是「传召」国民党现任行管会主委邱大展,而没有「传召」在国民党党产膨胀最激烈阶段的国民党主席李登辉,和国民党「大掌柜」刘泰英。 
 这就形成本末倒置的「双重标準」。民进党强势通过《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值得质疑的法理谬误当然很多,而违反「法不溯及既往」的立法原则就是与「有罪推定论」相并列的最主要谬误。因此,国民党针对这些谬误向「司法院」提出了「释宪」声请。但是,「党产会」在实质操作时,却又实行「不溯及既往」原则,没有「传召」最应也最能说明国民党党产来源的刘泰英以至是李登辉。因此,这就有可能涉及「政治交易」,以不「传召」此二人来换取两人不向外界透露当年如何以「不当党产」资助民进党人的情况。 
 其实,曾经经手将国民党「不当党产」资助民进党人的,还有宋楚瑜。宋楚瑜在「二月政争」中以「临门一脚」将李登辉「踢」进党中央主席宝座后,就被李登辉任命为国民党秘书长。当时,民进党才刚成立两年多,财政颇为困难,一些人都是靠街头募款来支持其政治事业。李登辉以「不当党产」的「奶水」喂大民进党,与李登辉「肝胆相照」的宋楚瑜秘书长就曾经手办理过不少个案。
 其实,宋楚瑜掌握国民党党产,最早是其出任国民党文工会主任时开始。因为文工会属下有个「华夏投资公司」,就是宋楚瑜在出任文工会主任后,将颇为分散的国民党文化事业聚拢整合起来而成立的。宋楚瑜曾利用其手中所掌控的文化宣传资金,资助民进党的精英人物。后来出任台湾省政府主席,参选并当选首任也是终任台湾省长,与民进党执政的县市也有交往。不过,这段时间其资助民进党人,倒不是使用国民党「不当党产」,而是「光明正大」地向其提拨经向「财政部」争取得来的「财政调拨款」。 
 因而人们怀疑,「党产会」不去追查宋楚瑜出任国民党党职时涉及「不当党产」的责任,包括「兴票案」的党产来源,即其中有一亿元是来自中广公司,八千六百万元来自华夏公司的福利基金。后来被宋楚瑜将这笔被冻结而又解冻的「不当党产」从法院中提存出去,成为宋楚瑜的个人私款,这其中就有猫腻。除了是感谢宋楚瑜在多次选举尤其是总统选举中,已「插一脚」参选而暗中帮民进党的忙之外,也是对民进党党团没有支持国民党党团的党产条例释宪案,予以的回报。 
 而就在「党产会」正在实施对国民党「抄家灭族」式的清剿,迫害到国民党连党工的薪水也发不出来之际,蔡英文却宣布委派宋楚瑜为自己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代表,就更是蔡英文不追究宋楚瑜在包括「兴票案」在内的「不当党产」的责任的「政治交易」了。当然,也是要「保护」曾经从宋楚瑜手中获得「不当党产」资助的民进党人。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