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採访拍摄袭警疯汉‧记者遭医务员箍颈(槟城)到槟城医院採访疯汉持刀企图袭警新闻,中国报记者郑志贤遭1名疑不满他在医院範围拍照的医务人员箍颈,并强力按到地,造成他颈部受伤。郑志贤声称,他在週日(7月26日)晚上11点半接获通知,指双溪赖立信花园一带发生1宗疯汉伤人案后,立刻赶往槟城医院进行採访。他说,当991民防拯救部队的救护车送来1名精神有问题的男病患时,他就在医院停车场範围拍照。过后,在他準备离开医院,1名医务员突然上前质问他是谁,为何拍照,同时指示他删除所拍摄的照片。警员没上前施援“我告诉他(医务人员)我是记者,然后拒绝了他的要求(删除照片)。在我离开医院时,他突然从我背后箍住我的颈项,还把我按在地上,使我的颈项和手脚受伤。”他指出:“我害怕他会打我,于是拼命喊救命,但驻守在医院的警员没有上前施援。”据了解,后来,991民防拯救部队1名队员见状,立即上前阻止这名医务员进一步行动,结果3人相信在互相拉扯时,郑志贤不幸被这名医务员按倒在地上,以致左手臂和左膝盖瘀伤。在旁的另1名民防部队队员见情况不对,立刻上前给予协助,和队友一起合力拉开这名医务人员,才制止不幸事件发生。郑志贤声称:“民防部队人员要分开我和医务人员时,这名医务人员还紧抓着我的手不放。”事后,郑志贤在1名同行协助下,今日(週一,7月27日)凌晨12点50分负伤前往百大年路警局据实报案,并到槟城医院验伤。东北区警区主任阿占助理总监週一下午受询时,他因在吉隆坡公干,无法取得报告,暂不能作进一步发言。不过,他表示警方会彻查这起案件。医务员指民防队致伤记者医院内部的调查显示,这名医务员声称记者郑志贤是在逃跑时,被追捕他的民防部队人员拉倒在地上受伤,同时否认记者的伤势是他所致。根据医务员的供词,医院範围内不可以拍照,他指示记者删除照片,但记者却拒绝。民防部队人员是协助院方逮捕记者,而不是协助记者,当时警方也当场逮捕记者。槟州卫生、福利及爱心社会委员会主席彭文宝今日(週一,7月27日)召开记者会指出,当局已下令卫生局主任、医院主任和槟城医院主任,马上展开内部调查,彻查事件的来龙去脉。“院方早上已呈上初步的调查报告,据这名医务员的说法,是记者自己跌倒,非遭其致伤。不过,在调查报告出炉前,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一套说法。当局将儘快展开内部调查,以及配合警方的调查,查出事实的真相。”记者否认遭警逮捕郑志贤指出,在事发当时,警方并没有因为他在医院拍照而逮捕他,他否认这名医务人员指警方逮捕他一事。“我被他(医务人员)推倒在地,警方都没有採取任何行动,也没有帮助我,更没有逮捕我。”“身为1名医务人员,那里可以动手致伤人?”彭文宝:医院禁拍照彭文宝指出,在私隐政策下,医院内是不允许拍照。不过,媒体有责任报导事件的发生,不应该被阻止。他说,医院的範围(Compound)是灰色地带,能否拍照存有争议,但不应成为问题所在。任何人都要遵守法律,坐下来好好谈,而不是动粗。他披露,院方不应该因为这起事件,就阻止媒体在医院进行採访工作。记协谴责不可理喻槟城中文报记者及摄影记者协会(记协)谴责1名槟城医院医生,对尽忠职守的记者施加暴力。记协于今日(週一,7月27日)发文告指出,《中国报》记者郑志贤在前往槟城医院,採访1名疯汉被民防队送进医院的新闻时,遭1名医生阻止拍照。当时,郑志贤没有给予回应,然而在他离开医院之际,这名医生突然沖上来,扼住他的颈项,并把他压倒在地上。儘管志愿军团见状后即刻上前解救,惟郑志贤已皮肉受伤。记协在文告中对这名医生的暴力行为感到不可理喻,并表示绝不容许任何人对记者施加暴力。记协指出,媒体被视为人民的喉舌和眼睛,每天为广大读者带来第一手消息。即使在混乱的现场,记者也必须勇往直前。因此,记者和摄记都必须受到保护,绝对不容遭到暴力对待。记者採访遭暴力对付事件簿记者为广大读者带来第一手消息,即使是混乱的现场,也必须深入採访,但是记者和摄影记者在工作前线却经常遭到威胁、阻挠和暴力对待。许多记者或摄影记者在执行採访工作时,遭到粗暴对待,甚至被殴打。个案1:女摄记遭保安员掐脖子晚上11时许,女摄影记者骆慧芬在北海诗布朗再也农业展览中心採访公正党领袖安华出席的万人大集会政治演说会活动时,与一名护保安人员发生摩擦,这名保安员在护送安华离开后开始对骆慧芬恶言相向后动粗。混乱中有人举脚踹她,同时更出现1名保安人员掐脖子的场面,并且也遭人敲击后脑,造成事后晕眩。由于担心再次被攻击,为了自身安全,骆慧芬凌晨1时左右前往诗不朗再也医院验伤,过后向警方报案。个案2:女记者被保安员推倒同一天,《南洋商报》威北办事处记者王凯丽在有关万人大集会现场,也遭保安人员无理粗暴对待,当时她被其中1名男子猛推,险些失足从楼梯跌下,幸好身手敏捷,才没有发生意外。王凯丽过后说,事发当时,她除了採访笔录外,也兼顾摄影工作,因此为了执行任务,她与其他摄记一样站在前线,以便从最佳角度摄取现场的重要画面。她指出,当时在前线採访的记者不但没有椅子坐,还要面对保安人员的无理刁难,而且一些没有穿上党服和保安制服的人,也相互涌入台上争拍安华照片,结果在混乱中,负责保安的工作人员大力推挤她。个案3:摄记访老人院遭抓伤《》槟城总社摄影记者林明达1年前採访1宗老人院员工被人刺伤的新闻时,在老人院遭嫌犯的亲人动粗,企图阻止他拍摄。由于职责在身,林明达没有理会嫌犯的亲人,岂料却因此惹怒对方,后者往他的方向冲来,还大力拉扯他的衣服,抓伤他的手臂。较后林明达向警方报案。个案4:记者被肇祸司机儿袭伤《星洲日报》槟城记者洪东凯凌晨3点,到阿依淡水坝路採访1宗车祸新闻时,遭肇祸司机的儿子袭击,身体多处包括肩膀、后脑及嘴唇受伤。他事后嘴唇不但缝了4针,颈骨也发炎。洪东凯隔天到百大年路警局向警方备案,随后于,涉案者在刑事法典323条文蓄意伤人罪名下被控上交通推事庭。个案5:採访拿督家被骂没教养《》吉隆坡记者高志豪及摄影记者杨初猛在前往巴生市议员拿督马兹利诺施工中的豪宅採访时,遭到对方恶言责骂“猪”、“没教养”及恐吓“你们不怕被打吗?”马兹利诺还拉扯摄记的相机,导致相机掉落在地面损坏,损失逾8000令吉。个案6:摄记被巫统党员殴打民主行动党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突击一间未向市政局呈报即兴建的民众会堂时,遭一批巫统党员围堵,他们继而企图对陈国伟动粗,《》摄影记者许俊诚在场採访时,也遭1名情绪激动的党员殴打受伤。事后,蕉赖巫统区部主席拿督威拉沙益阿里声称,这区部党员并没殴打摄记,只是双方发生口角时,在混乱中无意的碰撞。个案7:採访车祸新闻遭围殴《星洲日报》实兆远记者陈世传当天晚上到爱大华通往班台,靠近桑巴当新村入口处路段採访1宗车祸新闻时,在现场遭30名印裔青年围殴。事发后,陈世传已据情向曼绒警方报案。个案8:採访皇冠城事件成攻击目闹得沸沸扬扬的皇冠城封路事件,暴徒持械攻击居民时,在现场採访的《独立新闻在线》特约记者、《马来西亚前锋报》摄影记者、《大都会日报》记者也被打伤。‧2009.07.27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