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收留‧建屋锁智障儿‧杨父盼热心人收容4弱智(彭亨‧金马仑24日讯)过去10年,天生智障的笼孩杨家俊曾辗转进入四五间收容中心,但他最后因种种原因,而被送返金马仑老家。年过半百的杨父说,他近年开始眼矇耳聋,他担心皆弱智的妻儿4人将在他百年归老后失去依靠,因此,他唯有通过媒体向社会求助,希望能有单位愿意在他离世后收容他的妻儿,包括笼孩,以便他们届时有个栖身之所。与此同时,他也希望热心人士可以赞助他的次女到中国深造,以代他协助女儿一圆升学梦。收容中心无力照顾送返家《》于2002年报导杨父杨寿福因担心智障且过动的儿子杨家俊在外活动时因无人看管而发生意外,遂将他关在一座犹如笼子般的房间内的消息后,多个团体及组织纷纷挺身安排杨家俊进入收容所。在这段期间,家俊曾先后入住位于八打灵、怡保、安顺及金马仑的收容中心。原以为从此有专人照顾,家俊的生活就会过得好一点,无奈几乎每隔半年,有关收容中心都基于各种原因,如无力照顾或关闭等原因,而把家俊送返老家。“一些收容中心收留家俊不久后,就要我把孩子带回去,有些则无法长期照顾他。我前前后后花了不少交通费去把他接回来。”说到一家人的生计,现年55岁的杨寿福说,他的摩多店目前每天可赚取40令吉,加上次女3个月前大学毕业后,找到工作帮补家用,所以,他们一家数口在生活方面基本上已不成问题。目前,他最大的心愿是替4名弱智妻儿找到栖身之所。“这几年,我很容易疲累,视力模糊了,听力也逐渐衰退。我担心有一天我倒了,他们不知该怎幺办。”除了家俊,杨寿福的妻子和2名女儿也是轻度弱智人士。不过,她们的智力比家俊高,长女美美虽不能与人沟通,但能自己吃饭,能照顾自己,幼女也受过小学教育,能书写,也能与人进行简单沟通。至于杨妻虽不懂煮饭,但能照顾子女。“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个10年可以照顾他们。现在辛苦一点,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我只是担心将来我不在了,他们没人照顾。”陋屋旁小房困智障儿为了照顾家俊,杨福寿在梓板屋底楼隔出一间5呎乘5呎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只有四道墻。家俊累了就席地而睡,醒来就在房内走动。隔壁就是厕所,方便家人将家俊带去大小解及沖凉。杨福寿说,在过去10年来,家俊除了长高,其他方面都没变。家俊依然不会说话,终日在房内踱来踱去,偶尔站在窗边,呆呆地看着外头。“家俊小时候很好动,但现在却不吵不闹,也不再拾起地上的东西放入嘴巴,他就只是晚上睡不着,这让我有点担心。”拆祖屋搭陋屋安顿妻儿为了就近照顾妻儿,2年前,杨寿福拆掉了在金马仑园坵的祖屋,变卖了可再使用的建材,请人在摩多店对面的空地建了一间20呎乘10呎的两层楼锌板屋,供妻儿4人居住。他与次女则继续住在摩多店楼上的2间狭小房间。这间所谓的“新屋子”其实只是简单由锌板围起的建筑,而简陋建筑的内部也仅有简单的炊具,一张四方餐桌及睡床等。但是,杨福寿已很知足,他说,毕竟比起前几年,至少现在已经不需要他人的资助。看着杨寿福比实际年龄衰老的脸流露着知足的神情,不禁令人感叹,贫困的人要活得安乐,是何等奢侈的祈求。次女毕业马大杨父愧疚又自豪4个子女当中,杨寿福对唯一智力正常的次女最为愧疚,但也最为自豪。他愧疚的是,作为父亲的他根本没有能力供女儿出国深造,自豪的是女儿却能靠着贷学金和半工半读在马大顺利毕业。提起次女,杨寿福言语中充满了自豪。他说,次女读大学时,他只是支付少少的生活费,其他的都靠女儿自己。杨家次女凭靠个人努力成功毕业一事固然值得为父者骄傲,但更了不起的是,她在毕业后选择留在金马仑工作,每天清晨6点起床替家人打点好早午餐后,才出门上班,五六点下班回家后,又拖着忙了一天的身躯为家人準备晚餐。“女儿真的很孝顺,放工后还要照顾家人,但她一句怨言都没有。”盼热心人资助次女深造给不了女儿舒适的生活,也没有能力送女儿去中国深造,但杨寿福明白,女儿其实也放不下家人独自出国。对此,杨寿福希望有好心人可以资助其次女出国,就算是为他这个做爸爸的,给女儿的一点补偿吧!“女儿曾尝试向政府申请贷学金,同时省吃俭用,希望有一天能存够出国求学的费用。”杨福寿妻子与孩子情况妻子梁淑娟(45岁)轻度智障,能帮忙收拾摩多店,也能照顾子女的起居饮食。长女杨美美(25岁)轻度智障,有言语能力,但无法照顾自己。次女(23岁)毕业于马大,目前已经就业,希望可以出国深造。长子杨家俊(22岁)智障,无法言语及照顾自己。幼女杨美丽(20岁)轻度智障,小学六年级毕业后便休学。识字,能与人沟通,也能照顾自己。平日帮忙母亲照顾智障的兄姐,偶尔也到摩多店帮忙。‧2011.12.24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