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C富权:宋楚瑜角色冲突 或将旧戏新演 宋楚瑜在启程前往秘鲁利玛代表蔡英文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之前,藉着率领亲民党中央党部干部、立法院党团和台北市议会议员到国父纪念馆献花致敬之机,宣称亲民党对于“国家定位”及两岸关係的立场始终不变,“两岸一中、反对“台独”,在一中屋顶概念下,尊重两岸对等分治的政治现实,相互体谅、强化交流,实现“两岸一家亲”的信念,推动两岸和平发展的路线。 
 澳门新华澳报15日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宋楚瑜此举,令人加深对其“变色龙”的印象。因为就在此前一天,当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一百五十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发出“反台独”的最强音之时,正是蔡英文接见他,向他提出在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三点要求之际。在当时,他是作为受至今仍然拒绝承认“九二共识”,坚持“台独党纲”的蔡英文之托,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领导人代表”的。儘管“领导人代表”与亲民党主席这两者之间没有直接的关联,但毕竟他即将作为坚持“台独党纲”的蔡英文的代表,在某种意义上就是要代表蔡英文的全盘意志,包括其“台独”理念在内;但宋楚瑜此刻却又高唱“反对台独”的调子,因而是与其“领导人代表”的身份相悖的,这就显得颇为滑稽及讽刺。 
 或许,宋楚瑜正是怀着“又要威,又要戴头盔”——既要在“总统梦”难圆之下,做一回总统代表,与“APEC”成员体的各位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手牵手,排排企”,过足“领导人瘾”,一吐自己数次与“进驻总统府”擦肩而过的乌气,又要与他所能获得此终生奋斗也不可而得的荣耀的政治基础,只有作为蔡英文的代表才能站到“APEC”这个国际政治大舞台,但蔡英文的政治理念却是“台独”进行“划清界限”的矛盾心态,而要藉着致祭孙中山先生之机,再次表露自己的心声。毕竟,“两岸一中”要比马英九的“一中各表”要进步得多,与洪秀柱的“一中同表”差不多,却又绕过了蔡英文最为忌讳的“九二共识”,却又可以“反对“台独”来向大陆讨好,再搭上一句由习近平揭橥的“两岸一家亲”,就是要讨好涉事的各方,政治分寸拿捏得十分精準,真不愧是被誉为“政治精算师”的“大内高手”。 
 但从宋楚瑜“两岸一中、反对“台独”,及“两岸一家亲”的表态看,他还是倾斜于大陆方面多一些,甚至有着冒犯蔡英文之嫌,因为单是“反对“台独”这一句,就已经直戳民进党的“神主牌”。不过,为了达到宋楚瑜可以在“APEC”峰会的场合与习近平握个手,寒喧几句,从而“冲破”目前两岸制度式联络机制“停摆”的闷局,蔡英文还是忍下来了。而宋楚瑜为了让自己在“国际场合”与习近平会面,当然是希望能在出发前,极力摆脱自己“橘子变绿”的尴尬角色,争取北京方面的谅解,只要能在“APEC”峰会的国际场合上,与习近平握个手,寒暄一下,就能充分展现他宋楚瑜的政治价值,并证明他是“怀才不遇”。当然,倘是能够与习近平坐来交谈,那就更好,完全开可以向其支持者交差了。 
 宋楚瑜有此担忧,并非是杞人忧天。他已经从几个方面,得悉自己的尴尬身份。其一、北京对他代表蔡英文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儘管在官方立场上只是强调必须符合“谅解备忘录”,并未对他这个具体人选予以表态,但一句“必须是经贸领域的部长级官员”,就已经折射了北京对他的不信任,因为他并未出任过“经贸领域的部长级官员”。其二、大陆民间对他的异议甚至是非议颇为热烈,并质疑他对待习近平“九三大阅兵”的前恭后踞态度。其三、今年的“国共论坛”,首次没有邀请亲民党高层及普遍党员参与,儘管已经改名为“两岸和平论坛”,但其他的泛蓝政党仍有人获得邀请,唯独亲民党是“吃了白果”。因此,宋楚瑜的心中有数,北京已经不把他纳归为“蓝军”,因而必须抢在“APEC”峰会开幕之前,进行弥补。刚好就遇到孙中山先生诞辰一百五十週年,正好可以充分利用之。
 但是,“船破偏遇顶头风”,昨日总统府公布资政的名单,又把宋楚瑜“打回原形”。因为蔡英文是把宋楚瑜与几位老牌“台独”分子吴澧培、姚嘉文、施朝晖、高俊明、辜宽敏等,及“台独烈士”遗孀叶菊兰同置于资政名单之内的,其他的泛蓝政党没有任何一人。因而这个名单予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宋楚瑜居然与“台独”份子为伍。当然,可能也是宋楚瑜已经得知此一情况,因而籍着向孙中山先生献花之机,为自己提前“消独”,与资政名单中的“台独”份子“划清界线”。否则,倘北京认真起来,说不好习近平为了表达反对“台独”的态度,在“APEC”峰会的场合上,又怎能与宋楚瑜“相见欢”?那宋楚瑜“千年一遇”的难得机会,及蔡英文“打破闷局”的设计,岂不“竹篮打水一场空”? 
 实际上,宋楚瑜前往秘鲁利马出席“APEC”峰会,是以蔡英文的代表的身份:而总统府资政,更是具有了“认同“统”的意涵。蔡英文至今仍未承认“九二共识”,更是抵制“冻独”提案,因而宋楚瑜的“领导代表”,就是顶着“台独”这个“国家定位”的。习近平在坚持“九二共识”的坚定立场下,即使是在“APEC”峰会的场合上,“避无可避”地不排除会与宋楚瑜握个手,寒喧几句,但就不可能会有正式的“习宋会”。而且即使是寒喧也只是短短的几句,而不会有太多的时间,更遑论是进行“习宋会”。倘果如此,并未能提高宋楚瑜的“政治地位”。毕竟,在“太阳花学运”之后,是曾在北京有过“习宋会”的。
 当然,在出任半年总统之后的蔡英文,终于知道“柴米贵”的现实,明白到宋楚瑜不可能会在“APEC”峰会上获得太大的成果,因而只是向他交办三项任务,均以经贸为主轴,并没有提及任何涉及政治或两岸对话的内容。而宋楚瑜在会后的记者会上也明确表示,此行未获授权代表蔡英文在“APEC”峰会期间与大陆领导人进行两岸谈判。这只不过是“最低要求”,连“习宋会”也不敢“奢望”。 
 既然是这三项任务,就无需劳师动众地礼请宋楚瑜“出山”了,老老实实地按照“谅解备忘录”的要求,派出主管经济事务的的部长级官员就已足够。但蔡英文却仍然是找了宋楚瑜,显见她还是有“习宋会”的期待。不过,倘果如此,蔡英文反而是提心吊胆,担心他像二零零五年那样,在接受陈水扁的委託到大陆进行“搭桥之旅”,当见到胡锦涛之后,就大谈“两岸一中”,气得陈水扁立即在台北发表声明,强调宋楚瑜并不代表他。倘宋楚瑜今次旧戏新演,将其在孙中山先生铜像前的政治表态再複述一次,蔡英文必会大发雷霆,拒绝承认宋楚瑜代表她。 
 值得注意的是,在宋楚瑜所率领的代表团的名单中,有外交部长李大维。现在尚不知道,这究竟是已经获得大会方面同意,还只是蔡英文的“B方案”,即李大维只是即管去利马,但能否入得了会场,在到时再“执生”,随机应变。倘能“突袭”成功,就将成为以后历届正式沖击“谅解备忘录”的“例证”。 
 实际上,根据当年的韩国“谅解备忘录”,“APEC”的双部长会议,台湾只能由商务部长出席,外交部长不能出席。而“西雅图模式”,也是外交部长不得成为代表团的成员,不能在会场内活动。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